<em id="sj9nm"><tr id="sj9nm"></tr></em>

      <label id="sj9nm"><object id="sj9nm"><input id="sj9nm"></input></object></label>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閱讀

      新華社:能源央企如何向“新”向“未來”

      新華網發布時間:2024-03-11 09:42:30

        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代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方向,是培育發展新動能、獲取未來競爭新優勢的關鍵領域。中國石油2024年工作會議提出,加快布局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當好標桿旗幟。

      中國石油玉門油田200兆瓦光伏發電項目在戈壁之中現“藍海”。朱俊霖攝

        高天厚土,長慶油田隴東頁巖油以“非常規”創新取得“非常規”突破;松遼沃野,吉林油田“大風車”轉出新能源亮麗成績單;黃河之畔,蘭州石化新材料新產品開發提檔加速,產量屢創新高……近年來,中國石油在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未來產業方面下功夫,不斷培育發展新動能、新優勢。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已成為各國企業競爭的新賽道。作為能源央企,中國石油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面臨怎樣的機遇與挑戰?如何主動適應新形勢,推動相關產業向“新”、向“未來”?

        立足國之所需謀發展

        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是一項重大和緊迫的戰略任務。

        重大,來自國家所需、產業所趨。

        戰略性新興產業代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方向,是引領國家未來產業發展的決定性力量。黨中央高度重視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培育,多次提出明確要求和重要指引。

        中國石油國家高端智庫研究中心專職副主任呂建中指出,戰略性新興產業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國際競爭十分激烈,是引領未來發展的新支柱、新賽道,也是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的重中之重。

        中國石油規劃總院發展戰略研究所能源戰略室主任田成坤認為,對中國石油而言,加快布局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是服務黨和國家事業大局、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的必然要求,也是堅定發揮科技創新、產業控制、安全支撐三大核心功能的關鍵著力點,展現著“大國重器”的責任擔當。

        緊迫,來自能源行業變革之急。

        清華大學中國現代國有企業研究院研究主任周麗莎認為,在全球能源市場大變革形勢下,當下的能源結構要求破解傳統資源企業轉型升級難題,推動能源產業轉型,布局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經濟體系。

        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發展還將加快能源技術變革、推動產業體系升級、催生新型商業模式、促進產業跨界融合,進而在重塑能源市場競爭格局等方面帶來前所未有的深刻影響。“突破長期以來傳統能源業務發展思路,已不是做不做的問題,而是必須做好的問題。誰認識得越早、布局的力度越大,誰的工作就越主動,享有的發展空間就越大。”田成坤說。

        理順傳統與未來的關系

        總體來看,中央企業超過七成的資產仍集中在石油化工、冶金礦業、能源資源等傳統領域,產業布局同質化問題突出、產業發展理念有待轉變,以傳統能源業務為主導的產業發展理念、發展模式、管理體制機制根深蒂固。

        盡管傳統產業轉型升級面臨重重難題,但“傳統”之中也暗藏新機。“大部分戰略性新興產業是從原有產業孕育出來的新產品、新技術、新業態。”呂建中指出,這些領域也是中央企業的優勢所在、根基所在??紤]到很多戰略性新興產業還處于產業化初期,且其培育壯大一定程度依賴傳統優勢產業支撐,國有企業在這方面具有很大優勢,可以促進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傳統產業相互賦能。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推進傳統業務與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融合,首先要加快戰略布局,探索協同發展的路徑、機制。田成坤認為,能源央企要立足優勢所在,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合理進行產業鏈延伸,重點發展與油氣業務具有戰略協同效應的關聯產業,如非常規油氣、新能源、新材料、伴生資源等,明確各企業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布局上的差異化定位,科學布局、精準制勝。

        在融合過程中,國有企業可通過對上下游各環節資源、技術、生產、市場的整合,發揮協同效應,實現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的低成本、高效率迭代升級。

        田成坤分析,在油氣與新能源融合發展方面,中國石油應重點做好油田企業與煉化企業的電、氫、碳業務協同,以及新能源企業與油氣生產服務、裝備制造企業的協同,帶動內部傳統油氣業務的綠色化、高端化轉型。針對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不確定性高、投資回報周期長的特點,可借助能源央企內部金融企業一體化優勢,完善多層次、多渠道的內外部融資體系,實現長期主義、穩定投入。

        迎接挑戰鍛造競爭新優勢

        當前,中國石油在非常規油氣、高端裝備制造等部分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已具備較強的產業引領優勢,在新能源、新材料等領域也建立了較為完備的產業體系。

        與此同時,戰略性新興產業與未來產業發展面臨著配套支持政策有待深化、產業自主創新能力有待提升、產業鏈各方力量尚未有效匯集等問題,在高端裝備、新材料、數智產業等領域,在引領全球發展方向的產業核心地帶還存在明顯的布局短板。

        能源央企應如何克服挑戰,鍛造競爭優勢,推動相關產業向“新”向“未來”?

        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離不開配套支持和激勵政策。從國務院國資委1個月內3次強調部署戰略性新興產業,到央企產業煥新行動和未來產業啟航行動,相關產業政策支持體系正在不斷完善。周麗莎認為,能源央企可根據自身特點,主動爭取產業規劃、重點項目、財稅優惠、產業激勵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將企業自身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發展重點納入政府相關規劃。

        “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最突出的特點在于,必須有連續高效的科技創新作為支撐。”田成坤建議,強化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的高效銜接,以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為導向,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更加重視原創技術策源地的打造,培育孵化更多細分領域的“專精特新”企業。針對高端復合型人才緊缺的問題,要健全與新興產業相適應的人才引進、培養、使用和評價機制。

        “具體而言,企業既要支持新型太陽能等基礎性研究,包括新材料、新工藝、新概念的創新,也要推進碳捕集利用與埋存、儲能技術等新技術創新,突破發展的技術瓶頸,還要加強對節能技術與工程、風光儲輸用示范工程等重大工程項目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支持。”周麗莎認為,能源央企要以技術創新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機遇,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與能源產業深度融合,建設綠色制造體系和服務體系,以技術創新推動能源央企相關產業發展。

        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發展,需要多元主體協同推進。國有企業要鼓勵產業鏈上下游企業、高校、研究機構等共同構建產業生態系統,適時通過業務重組、收并購等方式,加強與外部優勢資源的戰略合作和資本運作;更要重視培育適宜的產業創新生態系統,以此支撐新興技術、新興商業模式和新興企業的成長與變革,實現新產業的新發展。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久久99国产亚洲精品观看,国产成人精品A视频一区
        <em id="sj9nm"><tr id="sj9nm"></tr></em>

        <label id="sj9nm"><object id="sj9nm"><input id="sj9nm"></input></object></label>